桌子上摆了几个空酒杯,在灯光下反射着光芒

澳门永利娱场网站

2018-03-10 11:53:27

等再度安静下来,我清了清嗓子,问道:“你们……很熟悉吗?”

“哥哥跟我从小就认识了,那又怎样!花痴女!”尹泽步一开口就带着浓浓的火药味,高傲地仰着头,“你还没有为白天的事情道歉。”

“道歉?道什么歉?”我装傻。

“你误会我是同性恋的事情!”

京野泉轻咳了下:“你声音这么大,别的桌都会听到……”

尹泽步愤恨地坐正身体,低声威胁道:“我这么男人,你该死的怎么会误会?根本一丁点念头都不应该有!你最好立刻下跪向我道歉!”

我据理力争,毫不退让:“下跪,太过分了吧!再说,是你先说对女生没兴趣的。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尹泽步欲言又止,咦,很可疑!

我立刻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,他注意到我的目光,懊恼地甩甩头,重新将话题重点转移回来:“你居然还敢讨价还价?快点跪下。”

“不要。你是什么身份啊,都不知道你的等级,凭什么让我跪?”

“我的身份是……”他再度欲言又止,我也再度双眼亮闪闪地看着他。尹泽步查觉到了我在借机向他套话,不由得有些恼怒的拍了拍桌子,大声说,“总之,下跪道歉跟切腹,你选一个!”

“难道没有更好的选择吗?”我为难地问道,这两种选择都够严重的啦!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“我可以提供一个选择。”一直坐在旁边,静静地看着我们争吵的京野泉,摇晃了杯子,笑道。

我们两个同时安静了下来,将视线转向他。

京野泉举起了杯子,笑得蛊惑人心:“欢迎你来我们寝室做内务整理。”

尹泽步和我同时叫了出来:“什么?”只不过我的语气是问句,而他明显是惊叹句。他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了:“我反对!”

“反对无效。”

“哥哥!你不是很讨厌外人进出你的房间吗!”

“话虽如此,但你也知道我有很严重的洁癖。而你,生活中又经常不修边幅。我很怕哪天我的完美主义症发作,把你当作大型垃圾处理掉。所以这也是为你好,以你现在的处境,信用卡都被冻结了吧?也不可能通知家里给你派个保姆来呀。”

尹泽步的表情很不服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

与此同时我的大脑飞速地盘算着:啊……能够进入京野泉的宿舍,就已经够幸运了,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转校美男!能够进入他们两人的宿舍,简直就像拥有某种福利或特权一样吗!如此这般,八卦团的误会危机轻松解决,我还能趁机打入到美少年内部,继续挖掘更多的八卦秘密,真是一举数得啊!权衡完利弊,我爽快地答应:“好吧,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!”

“具体时间,就订为每天社团活动后的那一个小时吧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危机如此轻易地解决了,还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

接下来,正餐陆续上来,我品尝着美味,而尹泽步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,几乎没有吃任何食物,只是不停地喝着闷酒。那杯叫什么来着……巧克力马天尼?巧克力在马天尼中慢慢融化,沉淀于杯底,并且将杯体完整地分割成两部分,看上去浓情又甜蜜。

京野泉见我一直干巴巴地吃着主餐,于是拿过了酒水菜单向我推荐这里的招牌酒,我摆摆手拒绝了他的推荐,我还没满18岁呢,坚决不碰酒精!

见我十分坚定地拒绝,京野泉也不多说什么,笑着合上了菜单。

而尹泽步理都不理我,只是一个人闷闷地喝着杯子里的液体,很快他的脸上就浮起了两片红晕。精致的眉轻轻地拧着,挺拔的鼻梁,被酒精润色得更加鲜艳的红唇,深邃的眼睛,这精致的五官中,透出一股不似人类更像吸血鬼的俊美而妖冶的气质。

直到我离开的时候,他还在喝,而在我的脑海里他的轮廓挥之不去,就像被定格了一样。

桌子上摆了几个空酒杯,在灯光下反射着光芒。

京野泉身体向后靠去,在沙发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,手里还拿着酒杯,遥遥地向尹泽步举杯:“浅智爱已经走了,你还要我陪你喝闷酒到什么时候?”

尹泽步握紧了杯子,嘟嚷道:“花痴女,最讨厌了!”

“差不多也该吃点东西了吧,你最爱吃的甜品,喏,提拉米苏。”

尹泽步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,胡乱接过甜品就往嘴里塞,一边吃一边嘀咕着:“嗯,好吃。”

“既然已经吃甜品了,就要乖一点哦。”京野泉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。

“看到帅哥口水都要流下来了,真恶心。”尹泽步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,轻蔑地笑了下,腾地站了起来,手中的酒水洒了出去,“拜倒在本大爷的美貌之下吧!如果真的爱我,就跪下来把酒全部舔干净,以此来表达你的忠诚吧!哇哈哈!”

狂妄的言论,配上无以伦比的出色相貌,让他立时成为了整个餐厅的焦点。

京野泉的冷汗都要下来了,向四周报以道歉的笑容,一把将尹泽步扯回座位:“你喝醉了!我们回去吧。”

服务生走过来买单的时候,尹泽步还不停地在座位上乱动,呼出的酒气热得撩人。服务生低低笑了下:“这位少爷真可爱。”

京野泉无奈地笑了下:“我倒真希望我是他呢,每次闯了祸都要我帮他收拾烂摊子,他真好命。”

服务生的眼睛闪了闪,嘴角勾起抹诡异的微笑:“但愿如您所愿。”

有的人喝醉了会大喊大叫,玩得比谁都高兴;而有的人默不作声,吐得比谁都厉害,可谓是酒后百态,酒品看人品。而尹泽步喝多了不哭也不闹,只是抱着东西不撒手,脑袋不停地蹭着,像只大型考拉。

京野泉费力地以半搂半抱的姿势将他送了回去。被外界传为可以媲美无菌病房的宿舍,是媲美伯爵城堡般华丽的公寓,而且比一般人的公寓更加整洁明亮。第一等级的宿舍配有客厅、厨房、阳台,以及两个卧室、两个浴室。但是由于京野泉长期一个人独占整个宿舍,他便将其中一个卧室为自己所用,另一个卧室改成了书房。

京野泉看了看客厅的沙发,以及自己卧室内那张超大尺寸的豪华大床,嗯,他一向一人独占的双人床,现在恐怕要跟这个世交好友一起分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