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|弧光联盟灯光指导孙景良:我如何用光影“制造”出了《白夜追凶》里的双关兄弟

澳门永利娱场网站

2018-03-10 23:14:30

文 │ 林霓安

审讯室里光线晦暗,潘粤明面无表情坐在凳子上,突然间他身体往前一倾,肌肉抽动,右边嘴角上扬。一束侧逆光打在他脸上,半边脸笑着,一副面孔判若两人,左脸是弟弟,右脸是哥哥。

这是《白夜追凶》大结局前夕的经典镜头。

在打下那束光之前,导演王伟先给出了这样的设定,灯光指导孙景良和摄影指导刘英剑经过短暂的商量,选定了合适的布光方案。随着潘粤明的微表情和眼神到位,画面真实感直击内心。

“我们用了冷暖光源的对比”,灯光指导孙景良回忆起这个经典画面时说到,“弟弟偏火热,哥哥偏理智,场景里面有一盏台灯,它的暖光源和另外打出来的冷光两相冲击,人物性格就凸显出来了。”

作为《白夜追凶》的灯光指导,孙景良有无数个这样的工作瞬间,他甚至都有些习惯了。在拍摄现场,他不断调适,寻找位置,配合导演和摄影师,如果一个画面出来特别好,孙景良会很开心,“那种感觉就是对了,成就感特别强烈”。

《白夜追凶》爆火之后,人们感叹潘粤明演技“炸裂”的同时,导演、编剧甚至在影视创作中居于“二线”的摄影、灯光、美术也被盛赞和热议。克制,匹配,刚刚好,在《白夜追凶》中,“影视作品是一门综合的艺术”这句话得到了很好的注解和诠释。

“影视作品是综合的艺术,光影起辅助作用”

在一个剧组里,灯光是摄影的附属部门。在国内的影视圈里,除了少数灯光师和导演固定合作,大部分人都是天南海北搭班子。

对于孙景良来说,陌生团队的“搭伙感”似乎并不存在,从《心理罪》《灭罪师》到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,再到如今的《白夜追凶》,摄影师刘英剑、导演王伟、五百等都是他合作多年的朋友,这让他有一种安定感。

拍摄《白夜追凶》时,导演王伟通常只提出整场戏的调性和大概气氛,具体的画面镜头都由摄影指导刘英剑和灯光指导孙景良自行商量。

四个月的拍戏时间里,孙景良会站在摄影、导演的角度思考这场戏怎么拍,导演王伟和摄影指导刘英剑也会听取他用光的建议,默契十足。

最后一集,王泷正扮演的周巡一大段独白过后,潘粤明饰演的“峰宇”兄弟诡秘一笑,被许多观众拿来感慨叙事语言的“厉害”。

时间倒回镜头之外的拍摄现场,灯光指导孙景良和摄影指导刘英剑正在商量哪种布光方案最好,哪种影像风格最佳,几种方式反复探讨过后,最后选定了现在观众看到的样子。孙景良告诉骨朵,最终的影像风格、整场的镜头和构图都是在一些比较稳的布光上用了冷、暖和剪影的处理,都是场景里真实的光源,“最后还是静静地看着演员飙戏”,孙景良笑着说道。

“对灯光师来说,没有最对的光,只有最合适的”

孙景良把他在《白夜追凶》里最喜欢的画面截图发给骨朵,“因为整个片子风格写实,布光上基本上都是按照场景的实际光源来的”,他解释着,但这些画面看起来都是经过精心调试的。

全剧结尾处“一张面孔两个角色”的镜头画面是观众讨论最多的,但从布光上来看,灯光指导孙景良最喜欢和满意的镜头,在《白夜追凶》第六集的结尾处。

周巡等关宏峰吃饭。周巡在暗区,他用打火机点了一只烟,关宏峰刚从警局出来,他有黑暗恐惧症,在这样的情况下,孙景良选择用一束冷光把他们隔开,两个人对峙和心理较量的感觉立马显现。

“没有最对的光,只有最适合的,有的场景可以打光打的浪漫,有的打出恐怖感,光影主要是用来渲染情绪和叙事的”。

《白夜追凶》中双胞胎的设定是这个剧最特别的地方,除了演员表演之外,孙景良也一直在用灯光帮助观众区分。“我们跟王伟导演一起研讨剧本的时候,跟摄影指导也讨论了,觉得要当两个人来拍,包括同框的镜头。从灯光来看,两人有一些微妙的不同。比如说弟弟在家待半年的那场戏,同框戏的话多多少少让他的光整体风格偏燥,不想修成那种柔美的光线,因为不符合他的人物性格和故事”。

在孙景良看来,灯光是像调味剂一样起辅助作用的。“光影传递情绪和氛围,最终打动观众的还是演员和故事。”

《白夜追凶》的摄影指导刘英剑和孙景良是极默契的搭档,刘英剑曾在采访中透露,《白夜追凶》没有拍测试片,“因为之前拍摄了多部罪案剧题材的影片,所以大家都比较有经验,心里都很有数”。灯光指导孙景良和他一样在罪案剧题材方面经验丰富,他在采访中多次强调“写实”“合理”“符合人物性格和故事”。

没有偶像剧般的“美颜”效果,《白夜追凶》中周巡面部的颗粒感、关宏峰右脸的伤疤都清晰可见,孙景良有些执拗,“就是要追求真实感,尽量不让他修饰得那么完美”。说完他又调侃道,“他们偶像剧里的像广告的那种光,我们也能做到,但是就不符合剧中人物性格。”

“现在找我拍戏的确实不少,但我不着急”

《白夜追凶》火了。

从台前到幕后,这部剧把一众人等都“捧”到追光灯下。

“现在找我拍戏的确实不少,也有过亿的大戏找过来,可我觉得还是要慎重选择,不能着急”,在这样的时候,孙景良没有选择趁热“接活儿”,反而更加谨慎起来。

拿到剧本,拉片儿,去铺景,和美术沟通场景的预留灯位,做一些灯箱灯具。开拍之后,和各部门沟通,提供尽可能多的方案供摄影师选择,直到项目关机。这样周而复始的工作流程,孙景良已经持续了十多年,布起光来得心应手。但说到和光影的“结识”,他则称之为“纯属巧合”。

出身体校运动员,在哈尔滨的某拳击俱乐部遇到制片人吕子峰,十几年前,二十出头的孙景良由此被带入行。后来,他对光影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便跟随电影厂的老灯光师学习,一直干到今天。

孙景良与《白夜追凶》导演王伟、摄影指导刘英剑与《心理罪》和《灭罪师》的导演五百同属一个圈子,就是如今的弧光联盟。而事实上,他们相识于更早以前。

早年在长春,五百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,志同道合的他们聚在一起拍短片。孙景良如今回忆起当年在东北的小圈子,觉得那是“像乌托邦一样的存在”,热衷电影的一帮人聚在一起,喝酒拍片,谈电影理想。

2015年,五元文化创始人、导演五百发起成立了弧光联盟,将行业内的人才聚集起来,互相帮扶。联盟宗旨正如同slogan所说:友谊不是相互取暖,而是相互成就伟大的工业。

联盟会限制你们做其他选择吗?当骨朵把这个问题抛给孙景良后,他立马说道,“那不会的,联盟没有这个限制的,而且资源共享”。据了解,在这个联盟里,每个成员根据自己擅长的题材和类型选择项目。

“联盟刚刚开始,我们想把各自专业的人凝聚起来让大家更有归属感,团结在一起,把中国影视做好,让市场更尊重制作,尊重每一个影视工种的劳动成果”,今年刚加入联盟的孙景良认为,这也是五百导演创建联盟的初衷,也是当年他们年少时谈电影理想时的初心。

“灯光这个行业,其实一点都不‘光鲜亮丽’,行业给的时间普遍不足,但是在弧光联盟,能得到更多的支持,包括准备时间和设备器材上”,很显然,在中国影视行业工业化流程尚不完善的当下,联盟给了他充足的安全感和归属感。

没有拍戏的时候,孙景良常常和他们聚在一起,吃饭,喝酒,聊拍摄技术,聊电影风格,“我们不是像以前有的摄影师灯光师很多活,接了就干,还是要考虑一下适不适合自己做,给自己一点缓冲的时间”,他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还是希望做一个是一个吧。”

── ──── 推荐阅读 ──────

金骨朵盛典│见字如面蔡艺侬

白一骢明星撕番中国新歌声

双世宠妃TVB中国有嘻哈窦黎黎